喵喵cookie酱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这部电影,小雀斑着/实非常有看点,演得很好,看他跌倒,屏幕外的我都心疼想去扶他一把。
但是,像mr.steve这样的为科学贡献自己一生的伟人,物理,宇宙学这应该是他人生中的一部分,而导演避其二者不谈,是不是觉得太难讲了,不想去了解,于是就不拍了,拍拍爱情故事来供大家意淫,哦这不是一个有关传记的电影,这是一个love story,正处在热恋中的小情侣看了增进一下感情,吵了架的小情侣看了悔不当初抱在一起大哭,这是一个虐狗片,只不过以霍金做广告,强行高大上,换了一个无名无姓的人,这个故事依然符合逻辑,甚至都可能被批为狗血,因为他是伟人的爱情所以就伟大了,不见得。
伟人之所以成为伟人,在于其有别人没有的天资,别人不具备的本领,奇迹一般的经历,他甚至感情方面会有缺陷,但这应该只会影响他的性格以及为人处世方式,至于他的成就,如果是理学方面,应该毫不相干。
最可笑的是,导演把万物至理解释为爱也真是妄自尊大,人类不一定是宇宙生命中唯一的智慧生命体,而爱是依附于人存在的,是人类特有的一种情感,而万物至理是宇宙的规律,无论人是否存在,它都是那个方程式,人类能在这么短暂的生命中,可以窥探宇宙的一部分真理真的已经是极大的荣幸了,蟪蛄不知春秋,而把其解释为爱也真的是非常的臭不要脸。

我来了这里以来,性子变软了好多,以前觉得这样挺好的,免得看起来咋咋呼呼,但是现在突然觉得,我不是性子变软了,而是没有以前有底气了。畏手畏脚的,变得油腻了,变成了我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以前我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
人啊,还是要好好学英语的,因为出了国才能吃到便宜一点的巧克力啊啊

我一开始学理科的动机不纯,就是为了装逼而学。因为从小到大,一直被说成死读书的代表,老师夸别的小孩子就是聪明,到了我的时候就是勤奋,用功,所以会自卑,想通过什么证明自己,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种虚荣心真正得到满足是在高一的一次物理课上,自己在全班都懵逼的时候答案脱口而出。在那以后,陆陆续续就有人夸我聪明,脑子好使,思维敏捷之类的话。为了继续我的装逼之路,我开始自学学校没有开设的物理选修教材,看科普杂志,上网搜罗物理高级词汇,把爱因斯坦,霍金列为自己的两大男神,而其实,就只知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比较高级,霍金也是研究这方面的,仅此而已。到了后来,自学物理3-4的时候,看到书上有关相对论的解释,就觉得感觉话没有说明白,就向同学借了一本果壳里的宇宙还是时间简史我记不清了。于是那一上午,六节课,老师讲的东西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被物理学本身强大而又严密的逻辑体系所吸引,也由衷地佩服霍金前辈的表达能力,能把相对论解释得如此简单易懂而又透彻的,这还是我所知道的第一人。
应该是,从这以后,我有了真正喜欢到可以当做男朋友的东西——物理,有了真正敬佩到不允许任何人diss的人——古往今来优秀的科学家们。那时的自己简直是痴狂(现在也是,只不过有点丧),敢在高三一轮复习的关键阶段,不写作业不听课,潜心研究宇宙的起源与终结,还就多普勒效应在天文领域的应用写了一篇论文;我也记得自己当时一二模都发挥失常,预估自己离想要考的南京大学天文物理系差了一百多分而钻到被子里面哭了一整夜,再到后来报了武汉大学的物理系自招没过,再到后来填报志愿填物理系老爸不同意跟他吵的特别凶。物理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信仰,心里的一片净土,无论我跟他错过了多少次,我都不允许有任何人诋毁他。
在这边,我听过最多的就是理科生嘛,脑子空空如也,除了算两个式子没有任何情怀。这才是最气的。理科生的情怀高级的你们无法理解好嘛。我承认,我是那种看书不多的理科生,文章写不好,心思也很糙,但是不代表全天下的理科生都是我这个样子的好伐。爱因斯坦是浪漫的,他坐在火车上看到了时间的终结,玛丽居里是浪漫的,她在被放射线侵蚀身体的时候却能说出,镭,那是很漂亮的蓝色,霍金也是浪漫的,他为了说明宇宙从大爆炸的混沌到现在的有序在图书馆做了个钢珠实验,这些都是有情怀的科学家们,是把科学当成信仰的伟人们。
上了大学,问了好多人为什么来学财经,好多人都说毕业之后待遇好,工资高,我就在想,难道拼搏了那么久就为了来最开放最自由最纯粹的地方来做这种为五斗米折腰之事吗,你们填志愿时才多大呀,刚高中毕业,还是小孩子怎么就这么世故,那些书生气都哪去了,不应该是努力一展宏图之志,满腔热血只为中华之崛起的时候吗?于是我又问,那你是不是因为学了财经就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啊,答曰: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学科,所以就来学了财经。好吧。轮到我来可怜你们了。虽然我觉得我是委身来了这里,但至少我有追求的,喜欢的,痴狂的。你们所向往的大学生活是画着精致的妆容,早上八点起晚上十一点半睡,讨论着高大上而不难的问题,无论下没下功夫都可以胡扯一番,美其名曰课题讨论。而我向往的大学生活是,可以跟大家一起为了研究一个问题连续几天不好好睡觉,蓬头垢面,困了就趴桌子睡,醒了就继续思考,即使被虐的千百遍,也依然视之如初恋。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个疯女人,注定要嫁不出去的,我有了物理做男朋友,谁稀罕你们。
记得以前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剑桥大学的讨论区里面跟霍金前辈讨论有关多维宇宙平行空间的问题,这应该是我做过最美好的梦了吧。我承认,自己上了大学就颓了,迷茫了,转了专业其实并不是看清前进的方向,而是寻找可以occupied with的东西,从而逃避现实。在我英语六级连续两次都上不了500的情况下,我无疑与我的剑桥物理梦越来越远,就包括我现在学实变函数上课都会走神。霍金前辈走了真的是一巴掌拍醒我,我真的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就算我这辈子真的会与物理无缘,我也希望能赚好多钱,在身上纹一个傅里叶级数,去剑桥大学走一圈,去撒哈拉沙漠里看世界最美的星星,再给我的儿子一个大口径天文望远镜作为他的生日礼物,给他讲你妈妈当年有多么的疯癫,多么的喜欢物理,多么的喜欢霍金前辈。
    ——献给宇宙中最的自由灵魂以及所有的科学家们
                                                                            2018.3.14